• <nav id="g0mus"></nav>
  • <menu id="g0mus"><nav id="g0mus"></nav></menu>
  • <dd id="g0mus"></dd>

    新藥“進院難”,衛計委有望開通“綠色進院通道”
    2017-10-31 09:33:55   來源:醫藥網   評論:0 點擊:

      醫藥網10月31日訊  “凱美納作為‘重大新藥創制’的重要成果,已經通過降價納入了醫保,但是,隨著全面取消藥品加成,我們在各省市進院時,醫院依然要進行二次議價才愿意采購,醫院普遍要求返點,分別是3%、5%、10%、20%不等,這也給國產創新藥的銷售帶來了很大的難題。”中國藥促會2016—2017年度會長、貝達藥業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丁列明在2017年10月29日在蘇州舉辦的“貫徹十九大精神,落實兩辦意見”——貫徹重大專項辦與藥促會創新企業座談會議上表示。
     
      從2017年初,人社部實施特藥談判開始,針對納入國家藥品價格談判的藥品,衛計委已經發文強調,36個談判準入品種,實施執行國家談判價格,實行直接掛網采購,不再另行組織談判議價。
     
      盡管36種特藥已經在各省實施掛網采購,但是,具體到各家醫院采購時,制藥企業依然逃不開“二次議價”這一刀。
     
      山東綠葉制藥集團董事長劉殿波坦言:“重大專項確實點燃了本土企業的創新熱情,但是,市場準入政策依然很不樂觀,從支付角度看,如果招標采購,醫保談判,二次議價等環節不能理順的話,企業的創新熱情可能會受到影響。”
     
      藥占比、用藥金額成為最大掣肘
     
      從我國藥品招標采購政策的角度講,新藥進入醫院,幾乎就取決于院長的一支筆,根據政策,醫院是藥品招標采購的主體,因此,醫院本身的態度可以一錘定音。
     
      2015年10月底,衛計委會同多部委下發了《關于控制公立醫院醫療費用不合理增長的若干意見》中指出:公立醫院藥品收入占醫療收入比重逐年下降,力爭到2017年試點城市公立醫院藥占比(不含中藥飲片)總體下降到30%左右。
     
      在人社部實施總額預付,衛計委嚴控藥占比和用藥金額的背景下,如果把重大專項的新藥納入到醫院用藥目錄之內,已經成為重大專項成果落地的難點。
     
      與會人士坦言:“公立醫院用藥目錄就3000個,新藥納入一個,就得有一個出去,誰進誰出,都不好決定。”
     
      前沿生物藥業(南京)董事長謝東坦言,企業也能體會到醫院的難處,他表示:“今年9月起,全國所有公立醫院都取消了藥品加成。因此,對于醫院來說,藥品是一種負擔,而醫保納入之后的品種,全是被動品種,即不進醫院不能報銷。而重大轉型新藥很多都是比較貴,因此,占醫院的藥占比較高。在處方管理辦法上也有要求,醫院用藥目錄換藥要少于100種,所以醫院想換藥,也有政策上的阻礙。”
     
      丁列明坦言:“在進院難的情況下,凱美納上市這么多年,產品只進入了250家公立醫院,其中三甲醫院有150家,只占全國二級以上醫療機構的27%,從患者的用藥需求角度上,其實還是遠遠沒有滿足現有的醫療需求的。”
     
      衛計委計劃開啟綠色通道
     
      天士力控股集團董事局主席閆希軍表示:“我希望,為了‘貫徹十九大精神,落實兩辦意見’,衛計委可以牽頭建立一個重大專項新藥的價格體系,對于制藥企業來說,相比于國家給予新藥研發的資金支持,我們更需要市場準入,應用的機制和政策,恰恰在這方面,我們的政策太分散,一省一策,一院一策,我們需要把政策統一起來,因為我國招標采購的主體是醫院,如果醫院準入機制,以及價格體系統一不了,等于新藥沒有獲得應有的市場。”
     
      主抓重大專項工作的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副主任曾益新認為:“我國醫藥產業原始創新能力仍然較弱,真正原始創新、具有國際影響力的‘重磅炸彈’藥物還不多,臨床研究能力不足等仍然是制約我國醫藥創新的短板。為此,要堅決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精神,緊緊圍繞實施健康中國戰略,加快專項‘十三五’重點任務部署與實施,加強臨床試驗和臨床研究能力建設,推動成果轉移轉化,從鼓勵研發申報、集中采購和納入醫保目錄等多個環節推動完善醫藥創新的政策環境,完善藥價談判、集中采購和醫保支付等環節對醫藥創新的支持政策,讓群眾盡快享受到科技創新成果。”
     
      據記者了解,為了落實《關于深化審評審批制度改革鼓勵藥品醫療器械創新的意見》,很多原先制定的政策都已經不能配套,因此,政策調整已經成為各部委都要開展的工作。
     
      在招標采購層面,衛計委相關專家建議:“對于重大專項支持的新藥,上市以后,我們可以組織國家談判,衛計委可以與各省組織市場撮合,大家一起就價格和準入進行商談,達成一個統一的價格,實現全國一個價,馬上打開市場,不需要再一個一個招標。等產品成熟以后,收回前期研發投入成本之后,再在轉入正常的招投標流程。”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中藥和生物制品注冊改革啟幕!兩意見稿透露未來風向
    下一篇:醫院與藥企利益如何均衡

    分享到: 收藏
    足彩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