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g0mus"></nav>
  • <menu id="g0mus"><nav id="g0mus"></nav></menu>
  • <dd id="g0mus"></dd>

    國務院發文、發改委衛計委聯手,藥品招標不合理管制或被廢止
    2018-02-02 08:51:55   來源:醫藥網   評論:0 點擊:

      醫藥網2月1日訊 這次動真格了,行動開始,全國各地具有地方特色的藥品招標管制等政策(包括但不限于),或明或暗帶有地方保護、行政壟斷的管制政策,2018年將面臨重大調整甚至廢止。
     
      對于醫藥企業而言,在藥品招標采購過程中,曾經受到政策保護獲得優勢的企業挑戰襲來,曾受到“排擠”的企業可能帶來市場機會。
     
      ▍先看看“大文件”
     
      國務院發文,即《國務院關于在市場體系建設中建立公平競爭審查制度的意見》(截圖三);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商務部等部門聯合制定工作方案,即《2017-2018年清理現行排除限制競爭政策措施的工作方案》(截圖二);國家衛計委正式發函開始行動,1月29日,國家衛計委網站上發布了“國衛辦法制函〔2018〕86號”即《國家衛生計生委辦公廳關于征求我委現行政策措施文件排除限制競爭情況意見的函》(截圖一)。
     
      
    (截圖1)
     
      單單看以上文件本身(國衛辦法制函〔2018〕86號),似乎跟全國各地執行的藥品集中招標采購管制政策沒有關系。
     
      但細心琢磨,發現文件明確要求“對委本級涉及市場主體經濟活動的政策措施(包括現行規章、規范性文件和其他政策措施)中含有的地方保護、指定交易、市場壁壘等內容進行清理。”
     
      顯然,目前全國各地正在執行的藥品集中采購政策(包括但不限于),是包含在“規范性文件和其他政策”范疇中,將對含有地方保護、指定交易、市場壁壘等內容進行清理,并且明確列出重點清理的六個方面。
     
      再看看發改委制定的工作方案。
     
      2017年12月5日,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商務部等部委印發“發改價監〔2017〕2091號”文件《2017-2018年清理現行排除限制競爭政策措施的工作方案》(以下稱《發改委工作方案》,如截圖圖二),全文附后。
     
      
    (截圖2)
     
      發改委的工作方案,對清理步驟提出明確要求,分五個階段推進:自查梳理、審核排查、公開清廢、總結匯報、督促檢查階段。
     
      針對第三階段(公開清廢)要求,2018 年 5 月之前,國務院各部門和地方各級人民政府及所屬部門對清理出的排除限制競爭的政策措施形成處理結論,并按程序予以廢除或者調整。
     
      再來學習國務院的文件精神——2016年6月1日,國務院印發了“國發〔2016〕34號”文件即《國務院關于在市場體系建設中建立公平競爭審查制度的意見》(以下稱《國務院意見》,如截圖三,文件內容可登陸國務院網站瀏覽)。
     
      
    (截圖3)
     
      《國務院意見》明確提出,公平競爭是市場經濟的基本原則,是市場機制高效運行的重要基礎。
     
      地方保護、區域封鎖,行業壁壘、企業壟斷,違法給予優惠政策或減損市場主體利益等不符合建設全國統一市場和公平競爭的現象仍然存在。為規范政府有關行為,防止出臺排除、限制競爭的政策措施,逐步清理廢除妨礙全國統一市場和公平競爭的規定和做法。
     
      《國務院意見》在審查方式方面明確要求“政策制定機關在政策制定過程中,要嚴格對照審查標準進行自我審查。
     
      經審查認為不具有排除、限制競爭效果的,可以實施;具有排除、限制競爭效果的,應當不予出臺,或調整至符合相關要求后出臺。沒有進行公平競爭審查的,不得出臺”,并且從四個方面提出了18條審查標準。
     
      為貫徹落實國務院意見,2017年10月23日,印發了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商務部、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國務院法制辦會同有關部門研究制定的《公平競爭審查制度實施細則(暫行)》(見下圖)。
     
     
      ▍招標采購政策會不會被清理?
     
      毫無疑問,全國各地正在執行的各類政策(包括藥品集中招標采購政策在內)都是被清理的范疇。
     
      就藥品集中招標采購政策而言,實施十多年以來,全國各地以集中招標采購名義出臺的諸多相關管制政策,導致的地方保護、區域封鎖、行政壟斷、指定配送中標,甚至商業賄賂等現象在不同地區時有存在,顯然偏離了國家相關部門出臺政策的初衷,也與《國務院意見》的要求相違背,與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十九大提出“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建設全國統一市場和公平競爭”的精神嚴重背離。
     
      多年以來,藥品集中招標采購出現諸多亂象,也正因此,在多年的全國人大、政協會議召開期間,有不少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呼吁對現有的藥品集中招標采購政策進行改革完善,甚至呼吁取消(如下圖)。
     
     
      賽柏藍認為,此次全國性、各行業對有關“地方保護、指定交易、市場壁壘等政策文件”進行清理、甚至廢止,由國務院發文,發改委、財政部、商務部等部門制定工作方案,對醫藥、醫療領域,國家衛計委已經發函開始行動,是動真格了,藥品集中招標采購政策顯然包含其中。
     
      其實,針對藥品集中招標采購政策的進一步改革完善,國家相關部門早就已經著手準備,在2017年2月9日,國務院發布的“國辦發〔2017〕13號”文件《國務院辦公廳關于進一步改革完善藥品生產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見》(如下圖截圖)第九條中就明確提出,完善藥品采購機制。
     
      落實藥品分類采購政策,按照公開透明、公平競爭的原則,科學設置評審因素,進一步提高醫療機構在藥品集中采購中的參與度。鼓勵跨區域和?醫院聯合采購。
     
      在全面推行醫保支付方式改革或已制定醫保藥品支付標準的地區,允許公立醫院在省級藥品集中采購平臺(省級公共資源交易平臺)上聯合帶量、帶預算采購。做好與醫保等政策銜接。加強國家藥品供應保障綜合管理信息平臺和省級藥品集中采購平臺規范化建設,完善藥品采購數據共享機制。
     
     
      ▍醫藥招采政策將走向何處?
     
      而系列信號清晰的高規格組合拳之下,醫藥招標采購政策究竟會走向何處?
     
      近日據媒體報道,2018年1月23日上午,國家衛計委體改司組織召開了“關于完善公立醫院藥品集中采購政策”的座談會,有中國醫藥企業管理協會、中國醫藥商業協會、國藥股份、華潤商業、同仁堂科技、天士力醫藥等單位代表出席座談。對醫藥行業近期反映的現行藥品集采政策存在的諸多問題,衛計委領導非常重視,批示要求進一步改革完善相關政策。
     
      賽柏藍針對近期的政策趨向,就藥品招標采購問題咨詢了業內資深人士。他表示,招標在國際上本來是一種比較好的市場化采購方式,但我國目前藥品集中招標政策在各地地方的執行過程中嚴重異化,過多的行政管制內容使之偏離了政策出臺的初衷。
     
      他認為,醫藥集中招標采購出現諸多亂象,必須盡快對某些不合理的行政管制內容進行清理、改革或廢止。同時要改變由地方政府統一包辦招標的模式,變成由政府來制定規則,提供服務并監督公平交易,具體工作交由買賣雙方自行負責價格談判、采購及付款。
     
      而發揮市場競爭機制,鼓勵醫療機構自發的聯合采購,促進現代醫院管理及內部監督機制的建立,確;菁鞍傩——必須要改變越疽代庖的政府有關部門統一包辦招標采購的模式。
     
      該專家進一步建議,應盡快取消藥品招標采購過程中過多的行政管制,轉向由交易主體自主談判的市場化采購機制。
     
      如切實貫徹落實《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建立現代醫院管理制度的指導意見》(國辦發〔2017〕67號)文件提出的要求"堅持政事分開、管辦分開。加快轉變政府職能,深化\'放管服\'改革,合理界定政府作為公立醫院出資人的舉辦監督職責和公立醫院作為事業單位的自主運營管理權限,實行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離。各級行政主管部門要創新管理方式,從直接管理公立醫院轉為行業管理,強化政策法規、行業規劃、標準規范的制定和對醫院的監督指導職責。"
     
      要堅決摒棄行政干預下唯低價是取的政策導向,切實落實"質量優先、價格合理"原則。
     
      現有省級藥品集中采購平臺升級改造成為藥品交易主體(即藥品供應商與醫療機構)服務的市場化第三方藥品交易信息平臺。減少行政干預,充分尊重買賣雙方自主權。政府有關部門制訂符合市場規律的藥品交易規則。提供交易服務并強化對交易全過程的檢查監督。
     
      集采平臺重點發揮信息傳遞、市場監管、第三方服務作用。做到信息公開,交易公平,行為規范,信守合同,堅決打擊假冒偽劣,確保群眾用藥安全。尊重公立醫院的獨立法人地位,調動醫院和醫生的積極性,加快推進衛生體制和公立醫院運行機制改革,推動建立醫療服務領域的競爭擇優機制。
     
      藥品購銷等微觀經濟活動交由買賣雙方自行決定價格談判、采購及付款。發揮市場機制作用,鼓勵醫療機構自主采購、委托采購和自愿的聯合采購。
     
      2018年,藥品招標采購政策或將迎來較大調整,某些地方嚴重的地方保護、指定配送、行政壟斷等政策甚至面臨廢止。各醫藥企業,你準備好了嗎?
     
      附:
     
      以下為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商務部會同有關部門研究制定的《2017-2018年清理現行排除限制競爭政策措施的工作方案》
     
      2017-2018年清理現行排除限制競爭政策措施的工作方案
     
      國務院印發的《關于在市場體系建設中建立公平競爭審查制度的意見》(國發﹝2016﹞34 號,以下稱《意見》)明確了在對新出臺的政策措施開展公平競爭審查的同時,有序清理存量政策。為貫徹落實《意見》要求,做好2017-2018 年清理工作,突出清理重點,明確清理要求,把握清理節奏,現制定2017-2018 年清理現行排除限制競爭政策措施的工作方案。
     
      一、清理主體
     
      國務院各部門和地方各級人民政府及所屬部門按照"誰制定、誰清理"原則,對現行政策措施組織清理。政策措施制定部門被撤銷或者職權已調整的,由繼續行使其職權的部門負責清理。省級人民政府和國務院各部門研究擬定本地區和本部門具體清理工作方案,督促落實清理工作。各級公平競爭審查聯席會議統籌協調清理工作。
     
      二、清理范圍和重點
     
      國務院各部門和地方各級人民政府及所屬部門要對照《反壟斷法》和《意見》,對現行規章、規范性文件和其他政策措施中含有的地方保護、指定交易、市場壁壘等內容進行清理。重點包括:
     
       (一)設置不合理和歧視性的準入和退出條件;
     
     。ǘ┫薅ń洜I、購買、使用特定經營者提供的商品和服務;
     
     。ㄈ⿲ν獾睾瓦M口商品、服務實行歧視性價格和歧視性補貼政策;
     
     。ㄋ模┫拗仆獾睾瓦M口商品、服務進入本地市場或者阻礙本地商品運出、服務輸出;
     
     。ㄎ澹┡懦饣蛘呦拗仆獾亟洜I者參加本地招標投標活動;
     
     。⿵娭平洜I者從事《反壟斷法》規定的壟斷行為。
     
      三、清理步驟
     
      清理分五個階段推進:
     
       (一)自查梳理階段:2017 年 12 月-2018 年 1 月,國務院各部門和地方各級人民政府及所屬部門根據清理的標準和重點,對本部門、本地區制定的政策措施開展自查,梳理出可能需要清理廢除的政策措施清單。
     
       (二)審核排查階段:2018 年 3 月之前,國務院各部門和地方各級人民政府及所屬部門在自查清理的基礎上,對本部門、本地區梳理出的可能需要清理廢除的政策措施組織進行審核排查,對部分模糊不清、不易判斷是否排除限制競爭,或者廢止可能帶來重大影響的政策措施,組織進行研究,形成初步處理結論。
     
       (三)公開清廢階段:2018 年 5 月之前,國務院各部門和地方各級人民政府及所屬部門對清理出的排除限制競爭的政策措施形成處理結論,并按程序予以廢除或者調整。其中對于立即終止會帶來重大影響的政策措施,要設置合理的過渡期。適用例外規定的政策措施,要說明相關政策措施對實現政策目的不可或缺,且不會嚴重排除和限制市場競爭,并明確實施期限。廢除的政策措施清單、調整的政策措施內容、設置過渡期情況以及符合例外規定政策措施的實施期限等要及時向社會公布。
     
       (四)總結匯報階段:2018 年 7 月之前,地方各級人民政府及所屬部門對清理工作進行全面總結,就清理工作開展情況、廢除和調整的政策措施、取得的成效等形成書面報告,逐級上報。各。▍^、市)、各部門匯總本地區和本部門清理工作情況,形成書面報告報送公平競爭審查工作部際聯席會議。
     
       (五)督促檢查階段:2018 年 11 月之前,公平競爭審查工作部際聯席會議組織對各。▍^、市)和各部門清理工作進行督查,對清理不到位的進行糾正。各。▍^、市)人民政府負責組織對本地區清理工作的督查,確保清理工作順利開展、取得實效。
     
      四、清理要求
     
       (一)層層落實責任。各地要充分發揮公平競爭審查工作協調機制作用,加強工作協作,推進信息共享,形成工作合力,確保按照時限有效推進清理工作。國務院各部門和地方各級人民政府及所屬部門在清理工作中,要嚴格按照清理重點和要求,加強督促和指導,統一政策標準,把握政策界限,一層抓一層,層層抓落實,確保清理工作取得實效。
     
       (二)強化社會監督。堅持自我清理與社會監督相結合的原則,堅持公開透明推進清理工作,充分發揮社會監督的作用,充分聽取社會各方面對清理工作的意見,形成政府部門主導、社會有效參與的清理工作局面。
     
       (三)加強反壟斷執法。反壟斷執法機構要在清理期間加大執法力度,查處并公開典型的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案件,形成執法威懾力,推動政策制定機關認真開展清理工作。對違反《反壟斷法》構成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的,要向政策制定機關的上級機關發出執法建議函,督促政策制定機關糾正相關政策措施。
     
       (四)加強宣傳報道。充分利用電視、廣播、報刊、網絡等傳播渠道,向社會廣泛宣傳清理工作的重要意義、取得的進展和成效,及時曝光典型案例,營造良好輿論氛圍和工作環境。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紅包回扣大處方痼疾仍在 2018年嚴查升級
    下一篇:兩部門出臺規定要求:食藥品違法行為處罰到人

    分享到: 收藏
    足彩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